首页> 专题>正文

【百年党史 哈密印记】杨拯陆:巾帼英名大漠扬

时间:2021-03-31 10:36:37  来源:今日哈密

  □记者 廖学明

  哈密三塘湖盆地有一个向上突起的地质构造,被地质学家们命名为“拯陆背斜”。其意是为纪念爱国名将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陆。

  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联合站前,一座杨拯陆的雕像特别引人注目。她身材秀美,肩挎地质包,手握图纸和地质锤,目光坚毅、精神抖擞,洋溢着年轻的朝气和创业的激情。63年前,她的生命湮灭在三塘湖的暴风雪中,年仅22岁。

  往事如烟。1936年3月12日,杨拯陆在古城西安降生。9个月后,她的父亲杨虎城和张学良联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第二年,杨虎城被迫“辞职出洋考察”。其后的多年里,外婆带着杨拯陆姐妹颠沛流离、辗转四方。

  新中国成立后,姐妹几个积极要求加入共青团,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

  1953年,17岁的拯陆顺利考入西北大学地质系。大学里,为人朴素、性格开朗的杨拯陆深受师生们喜欢。1954年4月,刚满18岁的杨拯陆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杨拯陆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家人希望她留在西安或者去北京,但她受当时在玉门油田工作的大哥杨拯民的影响,在填报志愿时,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新疆。

  1955年5月15日,杨拯陆和其他28名同学一道,怀着建设边疆的雄心壮志,踏上了西行的路程。

  经过一段时间奔波,杨拯陆和另一名女同学到了准噶尔盆地南缘的安集海野外队,工作是对天山南部边缘的新第三系构造进行地质详查,每250米需填一个地质点。

  杨拯陆她们刚来时,野外队队长心里还犯嘀咕:怎么送来两个女孩子?但短短几天,大家的印象就变了,新来的女孩子不娇气、能吃苦,很快就融入了集体。

  当时野外工作非常艰苦,每天要早出晚归。她们要学会开车、骑马,学会通过小山、树、河沟甚至是晚上的星星来辨别方向。

  有一次,杨拯陆看到一个队友没有实地查看,就把该地质点的数据填到了图上。晚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觉的好像做了一件亏心事。第二天天一亮,她就向队长提出,要重新上山把这个点跑一下。队长陪着她跑了整整一上午。队长说:“这女孩,有前途。”

  野外勘探充满艰辛,时刻面临危险。有骑马过河时马受惊摔进河里淹死的,有意外被洪水冲走送命的,有在沙漠中迷失方向的,也有被狼群咬得只剩下骨头的……每次听到不幸的消息,杨拯陆总是偷偷地为战友抹眼泪。

  1958年7月,杨拯陆接受了新任务,到哈密三塘湖盆地做石油地质普查。到这里后,她在给亲友的信里说:“这里的风多、还极大,10天中就有6天在刮风。”

  在三塘湖,地质勘探队的10多名队员住在农民吕树廉家。吕树廉回忆说:“他们很辛苦,每天吃完早饭后六七点就走了,一出去就是一整天。”

  三塘湖盆地的勘探任务接近尾声。队员们知道,这次收工后,队长杨拯陆就要结婚了。她原本准备1957年结婚,但因工作忙拖延了下来。

  1958年9月25日,下午4时天空中开始飘起雪花,很快雪越下越大,室外能见度极低,气温也降到零下20摄氏度。

  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惊呆了所有人,地质队员们陆续返回住所,但就是没有杨拯陆和张广智的身影,大伙一直找到傍晚也没见两人的踪影。队员们急了,到三塘湖公社告急,到哈萨克族牧民的毡房借马,一时间,汽车、马队、骆驼、牛车全部出动,分头寻找。

  第二天凌晨,人们在离驻地2公里的小山坡下发现了两行脚印,沿着脚印找去,发现了水壶、地质锤,再向前见到了倒在地上的张广智,在离张广智300米远的山坡上找到了僵卧在雪地里的杨拯陆。

  人们把杨拯陆和张广智的遗体运回住所。队里的姑娘给杨拯陆清洗,解开她的外衣、毛衣、衬衣,露出的竟是紧贴在胸口的完好无缺的地质资料。

  杨拯陆和张广智牺牲后,新疆石油管理局独山子矿务局授予她们“党的好女儿、优秀共产党员”光荣称号,并把三塘湖盆地的两个含油气地质构造命名为“拯陆背斜”“广智背斜”。

  1993年9月26日,三塘湖盆地,随着油井阀门缓缓转动,一股黑色的油流呼啸而出,喷向蓝天、喷向苍茫的戈壁……而这一天的石油工人们没有欢呼拥抱,他们静立默哀,向这片土地上牺牲的先驱们致敬。

  今天的人们,走过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看着眼前欣欣向荣的景色,怎会忘记将22岁生命定格在这里的杨拯陆。她用年轻的生命诠释了什么叫风华正茂、什么叫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