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尔贡: 伊吾林业的“活地图”

时间:2018-08-17 12:02:29  来源:哈密日报

  ■本报记者 曹新加

  个头不高,身材健壮,皮肤黝黑,不善言谈。这是记者初次见到吐尔贡·艾买提的印象。

  吐尔贡是伊吾县林业局技术员,在该局局长严建勇眼里,吐尔贡在工作中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在10年的工作中,他把全县境内山上的沟沟坎坎都熟记于心,每一座山头林木数量、种类都了如指掌,乡镇、县城每一片草木也如数家珍,就像伊吾林业系统的一张活地图。

1

  吐尔贡·艾买提(左)和同事给防护林做标识(林业局供图)。

  ①从外行到行家

  每个男人都有一颗从军的心。为了自己从军的梦想,吐尔贡大学毕业后决定报名参军,他的想法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咱们伊吾就是边防县,没有军人的付出,能有咱如今的幸福生活吗?”

  从军期间,吐尔贡随部队上过西藏、守过昆仑,两年的军旅生活锻炼了他的意志,更让他懂得了“认真”二字。

  10年前,从部队复员到县林业局工作的吐尔贡对林业专业知识是两眼一摸黑。“当时我连树的品种、草的种类都分不清,更不懂得乔木、灌木的分类了。”不懂就学!吐尔贡暗下决心。

  林业局的技术员艾合买·卡德是农林专业的,也非常热心好学。吐尔贡知道后有意和艾合买“套关系”,左一个哥哥右一个老师叫得艾合买心花怒放。当艾合买知道吐尔贡想学林业知识时,很认真地找他谈了一次话:“林业知识很广泛,要学的内容很多,但每一个专科都很有趣,你要想学就得从基础开始,林业是一个用时间验证的行业,想在林业上做出成绩并非一日之功。”

  听了艾合买的话,吐尔贡认真地点了点头说:“我不为名利,只是不想让自己荒度时光,让自己过得充实一些。”

  吐尔贡向艾合买借了很多林业专业书籍,不懂的就向艾合买询问,在电脑上查找。为了让吐尔贡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每次上山巡查,艾合买总是带着他。半年时间,吐尔贡就分清了伊吾县所有树和灌木的品种,并记住了每一个品种的生长环境。

  生态红线是为维护国家或区域生态安全和可持续发展而划定的需要实施特殊保护的区域,在自治区生态红线划定反馈时,需要专业软件标注反馈。当时,伊吾县没有一个人会使用这种软件,吐尔贡和艾合买主动挑起了重担。“他们两个白天上班,晚上学习到凌晨四、五点,一个多月时间就把技术难关给攻下来了,为我们工作打开了新的局面。”严建勇说。

  ②这里的树是爸爸种的

  提起淖毛湖,人们就会想起著名的晚熟哈密瓜。殊不知,这里曾经是大风口,在淖毛湖风口戈壁滩上寸草不生,肆虐了千年的风沙严重威胁着农业生产和人民生产生活所依赖的田园。但就是在这样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短短几年中,通过全县人民的共同努力,一片片人工绿洲迅速崛起;淖毛湖万亩防风固沙生态林被国家林业总局评为“新疆‘三北’四期防风固沙样板工程”。熟悉淖毛湖的人都知道,淖毛湖的大树全是向东南方向斜长着,只有近几年种植的树木才是挺拔竖立的。

  每年4月底是淖毛湖植树的季节。2016年4月,吐尔贡又要和同事去淖毛湖植树,可家中4岁的儿子却没人照顾,他只好把儿子也一同带到了淖毛湖。

  规划植树土地、检查树坑质量、验收树苗品质,吐尔贡在工作中一丝不苟。一天傍晚刮起了大风,一批运树苗的车很晚才到,吐尔贡哄着儿子让他在宿舍里待着,自己去验收,可儿子抓着他的衣服就是不松手,吐尔贡只好用围巾把儿子绑在后背上带去。风大夜黑,吐尔贡拿着手电一捆一捆检查着树苗,突然一捆树苗被风吹着倒向他,吐尔贡本能的躲开,可背后的儿子还是被一根树枝抽到,痛得哭了起来,这时人们才发现他背上的孩子。大家都劝他站在边上看着就行了,没有必要这么认真。内疚的吐尔贡把自己的外套裹在儿子身上,继续工作,直到将最后一捆树苗验完。“前段时间亲戚带着儿子去淖毛湖,儿子还给他们说这里的树是爸爸种的。”吐尔贡自豪地说。

  吐尔贡家的后面有一大片绿化林,每天吃过晚饭,父亲总会带着儿子去林中散步。细心的儿子发现林子已一个多星期没有浇水,绿化带里的小草有点发黄。“爸爸,楼后的林子有9天都没浇水了,小草都不绿了。”儿子的话引起了吐尔贡的注意,当天他就向园林部门反映,自己还沿着水管查找,很快就发现一处阀门损坏,他再次打电话给园林部门讲明情况。第二天,绿化带里小草上又落满了水珠。

  ③险象环生巡查线

  2017年9月,下马崖乡发现一头野生棕熊的新闻占据着各大新闻网站。谁曾想,当时吐尔贡和同事就遭遇过棕熊。

  巡逻检查是吐尔贡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每次巡逻都要2、3天。2017年9月3日下午,吐尔贡和同事开着一辆皮卡车在下马崖乡南山巡逻时,远远看到一牧民在山间惊慌失措地奔跑。吐尔贡立即边打喇叭边向牧民驶去,牧民听到喇叭声挥着手臂哭喊着跑向他们。从牧民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吐尔贡知道一头很大的熊进了牧民放牧点的房里。

  在牧民的带领下,吐尔贡加大油门冲向牧民的放牧点,在牧民的房屋前,大家看到牧民的面粉等食物全部散落在地,棕熊还在屋子里吃着馕和风干肉。吐尔贡开着车打着喇叭慢慢靠近屋子,受到惊吓的棕熊直接从屋子里冲向汽车,撞了两下汽车后,又开始撕咬轮胎,最后轮胎的爆裂声才把棕熊吓跑。“体长1.7米左右的大熊冲向我们时大家都很害怕,如果它把车玻璃打碎,那后果真不敢想。”吐尔贡心有余悸地说。

  2015年,曾有牧民用手机拍到过棕熊并向吐尔贡报告,吐尔贡及时向上级部门汇报,当得知伊吾县已近20年没有棕熊的信息时,吐尔贡每次巡查时就留心观察,多次发现了棕熊粪便和脚印。“这次发现棕熊活体也证明伊吾野生动物的多样性和生态链的改善。”严建勇说。

  “三北”防护林项目是新疆林业厅的重要项目。有一次林业厅派两名女同志检查进度,县林业局派吐尔贡开车带她们去实地查看。检查结束时天色已晚,返回途中,车胎被石头扎破,打电话求救,可茫茫戈壁根本没有信号。当得知车上没有换轮胎用的千斤顶时,一位年轻的女同志吓得哭了起来。“我当过兵,还是坦克兵,这点困难对我不是问题。”吐尔贡安慰她们。他找了几块大石头垫在车底,又用扳手当铁锹在轮胎下面挖了一个坑,很快把轮胎换好,凌晨时一行三人平安到县城。一下车,两位女同志每人给了吐尔贡一个拥抱。

  苇子峡乡因其位于山峡涧,800多亩几万棵野山杏遍布河谷,其中最老的野山杏树已生长了200多年。每年春季杏花开放到秋季金灿灿的果实挂满枝头,都吸引了大批游客。

  一次吐尔贡在巡查时发现很多小杏树贴地面部分树皮受损,发现是野兔所为。如何防止野兔啃咬,吐尔贡和同事们一直在琢磨办法。一天,吐尔贡在办公室看到同事用矿泉水瓶浇花,他突发奇想:把瓶子两头剪掉,再把瓶子套在小树底部,野兔不就咬不上了吗?吐尔贡把自己的想法给领导汇报后,得到了领导认可,很快,小杏树有了自己的“保护套”。“巡逻检查不但要预防树木的人为破坏,还要最大程度的保护林木。”吐尔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