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生泉:创业园里可耕田

时间:2018-06-25 11:57:01  来源:哈密日报

  ■本报记者 王晓

  “近段时间,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顺泉农机公司’正在筹备中,我会利用这个平台,普及国家农业相关政策,推广农机新机具、新技术,为广大农民和拖拉机机手提供服务,促进双方资源共享、互利互赢、共同致富。”6月20日,于生泉说。

  退伍后承包葡萄园

  于生泉出生于1969年,是伊州区西河街道西菜园村退伍军人,1987年入党,曾任村党支部书记,2000年荣获哈密市劳动模范称号。现年49岁的他质朴、谦和、热情,提起他和他创办的哈密顺泉农业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哈密农机系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于生泉15岁当兵,18岁复员,回到家乡后挖过煤、修过铁路,先后干过很多活。1996年,他承包了原哈密地区葡萄母本园,当起了农民。他种了4年葡萄,对葡萄的栽培技术十分了解,和哈密市、伊州区及十三师的许多农业技术员都是朋友。

  同样是种葡萄,为什么有的人种的葡萄产量高、品质好,有的人种的却不行呢?掌握一定的种植技术是关键。在于生泉看来,从事农业方面的工作,掌握一定的科学技术很重要。为此,他一边种植一边思考,向行家里手虚心请教,与技术人员耐心交流,不断提高自己的种植水平。

  按步就班地播种、浇水、施肥、采摘……有些人认为当农民很简单,其实不然。于生泉坦言,一亩地有多少株葡萄,每株葡萄有几根枝叉,每根枝叉上结几串果,每串上大约有多少果实,这些他都能大概估算出。如何做到这一步,靠的不仅仅是种植经验,还要具备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水平。

  千里奔波取“真经”

  1999年,高中学历的于生泉,怀揣着“知识改变命运 科技创造财富”的梦想,在家人、朋友质疑的目光和议论中,只身奔赴北京,成为全疆第一个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进修的农民函授生。学成归来的他按捺不住创业的冲动,四处张罗,筹资60余万元,建造了7座现代化温室大棚,按照导师传授的有机生态型无土栽培技术,反复对比,反复试验,终于于2000年,在夏季高温、冬季严寒、干燥缺水的哈密,成功引种大面积反季节蔬菜瓜果。

  2000年,山东农业大学在自治区开办设施园艺栽培培训班,于生泉自费参加。当时,全疆只有3人是自费培训,其他都是公派。而这3人是最用功的,为了学好技术知识,他们自带录音机。老师开始上课后,3人就上前把各自的录音机放到讲桌上,按下录音键。“我用的空白磁带是当时质量最好的——索尼牌的,13元一盒,光买磁带就花了一大笔钱呢。”于生泉笑着说。

  学无止境,为了学到更多先进科学知识,于生泉与山东农业大学的博士导师互留了联系方式。每当遇到不懂的问题他就会记在本子上,或打电话向老师请教或坐火车专程去山东向导师当面请教,几乎每年都要去一、两次。

  2000年自治区“两会”时,于生泉通过朋友引荐来到会场外面,让参会人员免费品尝自己种植的反季节哈密瓜。得知这是哈密温室大棚培育出来的新鲜水果后,大家既惊讶又赞叹,纷纷称赞其口感好,于生泉为此自豪了好一阵子。

  抢抓机遇赚第一桶金

  2006年至2007年,于生泉把6个温室大棚分别租给他人。“无花果、草莓、桃子、哈密瓜等,是我下了很大功夫才引种成功的,租给别人确实可惜,但也没办法,当时人们消费水平有限,我要负责养活公司的众多员工,只能转行。”于生泉解释说。

  在种植大棚期间,“爱折腾”的于生泉还开过庄稼医院,因为跑的地方多,他还顺带推销一些先进的农机机具,如大棚卷帘机。2008年,他成立了哈密顺泉农业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同年9月至10月,哈密开始大面积安装卷帘机,于生泉抓住这个机会,进了一大批货,仅三、四个月时间,他就净赚10万元左右。“我能赚到这第一桶金,得益于政府的好政策。”于生泉笑呵呵地说。当年,哈密许多地方兴建温室大棚,广大农户觉得机械卷帘方便快捷,省时省力,纷纷要求安装卷帘机。

  相较内地农机市场,哈密要落后七八年,于生泉去山东寿光考察时,看到许多哈密市面上没有的新机械和新产品。他是哈密最早使用卷帘机的,能抓住这个机遇,也是必然。2008年前后,农业示范园区、十三师红星一场、二场、四场、火箭及柳树泉农场等团场的职工,80%都是从他公司购买的卷帘机。

  把事业当兴趣培养

  公司成立后,于生泉一边销售农机产品、农机配件、矿山机械和工程机械等,一边改进和研发适宜本地使用的农机新产品。干一行钻一行的他认为,如果把事业当成工作去干,时间长了会感到乏味无聊,反之把它当成兴趣培养,就会越干越有劲头。

  2014年,于生泉参照北疆农民的发明,与他人合作改进了埋藤机,并在哈密市场推广。2015年,他开始琢磨打坑机,2017年全年研发,2018年3月至4月,他用新机具在农业示范园区免费给农民打坑,最终通过了耐疲劳试验,如今技术方面已相对成熟。

  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于生泉一直不停地琢磨怎样才能更省钱、更省力。“一台农用拖拉机,只挂一种机具,有点浪费,如果能多挂几种就好了。”于生泉暗想。如今,由他研发、改进和销售的农机产品,如埋藤机、起藤机、开沟机、打坑机、打药机等均可在同一台农用拖拉机上使用,在很大程度上节约了人力、物力和财力。

  于生泉做了一份机械化作业和人工作业费用的对比表,表中显示,人工埋藤每亩地费用444元,机械埋藤每亩地费用141元;人工起藤每亩地费用450元,机械起藤每亩地费用2元……综合作业合计,人工每亩地费用为1535元,机械每亩地费用为259.84元,两者相比,机械比人工费用每亩地节约1275.16元。

  2015年,十三师火箭农场15连职工陈吉忠在哈密顺泉农业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购买了一台604大棚王拖拉机,国家补贴资金2.17万元,火箭农场补贴2万元,总价6.4万元的拖拉机他个人才花了2万多元。农忙时节,他忙完自己的20亩地,又去帮别人。他坦言:“用拖拉机给别人埋藤,1年可赚4万元左右;给别人打坑,1年能赚1万多元,当年我就回本了。看着赚钱快,去年我让弟弟也买了一台,越早买越受益。”

  2018年5月,于生泉在女儿的建议下给公司注册了微信公众号,他想做好这个沟通农民和拖拉机机手的平台,一是让从他这里购买了拖拉机的机手找到更多的农活,二是解决有需求的农民找不到工人的困难,三是增强服务水平提升公司形象。

  作为名副其实的农民创业创新带头人,于生泉长期致力于农业技术普及和农机推广,通过他的努力,很多科技含量高、技术先进的农业机械和生产技术被推广应用到田间地头,为当地农民依靠科技实现增产、增收作出了积极贡献,也为自己的人生书写了华丽篇章。